中醫少了一位堅強衛士 : 悼念德國老中醫滿晰博

 

2015年3月31日下午,Manfred Bruno Porkert(中文名滿晰博)教授在意大利威尼斯家中仙逝,世界上又少了一位中醫的堅強衛士,聞者莫不扼腕嘆息。筆者曾與他談論如何正確向外國人推廣真正中醫的場景還歷歷在目……

滿晰博1933年生於捷克北部烏斯季州的傑欽,德國中醫研究專家,1975年~1996年供職於慕尼黑大學東亞研究所。他學貫中西,通曉德、英、拉丁、中、法等多國語言。他自視為中醫界的一員,以在西方傳播中醫學為己任。他曾撰著了多部中醫專著,寫的中醫論文數以百計。他的中文藏書相當可觀,有中醫書籍8000多種,其他文史哲書籍2萬多種。

滿晰博是國際中醫藥學會的創始人和榮譽主席。從1989年開始,擔任中國中醫科學院的國際標準化中醫藥辭典執行主編。自上世紀50年代起,他發表了400篇以上關於中醫藥、中華科學、中華文化的論文、譯著,並出版了診斷、藥理、處方、針灸療法、手法治療的綜合性教科書和一些譯著以及通俗讀物。這些著作最初主要以德語、英語、法語呈現,另有個別的內容被譯成了日語、漢語、瑞典語、意大利語以及西班牙語。

滿晰博著述甚豐,1974年結合個人研究成果出版的《中醫診斷學》及《中醫基礎理論》等書流行於歐美,20年來屢屢再版,被譯成英,法等文字,是公認的範本;1978年出版的《中醫臨床藥理學》收入600余味中藥;1984年出版的《中醫方劑學》收入常用方劑400余首;1985年與學生合編的《系統針灸》,全面系統地論述了經絡,腧穴,診斷,手法操作等,具有臨床指導價值。他的中醫學相關論文達數百篇,每有真知灼見,受到多層次讀者的歡迎。滿晰博教授與英國的李約瑟教授(1900年~1995年)是當代非中國籍的世界權威性中醫學研究學者。

“中醫是成熟的科學,是真正的生命科學”。這樣的話竟然是出自一位國外中醫學者之口,讓人嘆服!其對中醫發展的忠言名句更常被世界各地學者引用。談到中醫對外傳播問題時,滿晰博認為,中醫的對外傳播有很多困難,比如用藥限制、醫技水平參差不齊、國外民眾對中醫了解不足等。在國外,中藥應用存在很大的障礙,因為大部分地區沒有中醫中藥,所以只能從事推拿針灸等醫療活動。

還記得筆者去年邀請他為拙作《治不孕錦囊 The Keyto Baby Making》寫序,他閱讀我們已出版的《中醫在西方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he West》及《治》的文稿後,就指出我們在翻譯時不應把“中醫”譯為“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”,雖然這是由世衛組織定的,他認為應該是譯成Chinese Medicine,因中醫不只是傳統的醫學,由數千年前至今還是繼往開來地為民眾服務。他對翻譯中醫術語的執著和認真,可追溯到1988年,滿晰博已提出《中醫名詞術語英譯規範化問題》(《中醫雜誌》1988年第四期)等相關文章。

海外著名中医学者

2015年3月4日,我們應滿晰博的邀請,由倫敦飛往威尼斯與其探討如何把正統中醫在國外普及,同時親自答謝他為《治》所寫的序。見面後才知他的身體已很虛弱,腰背疼痛,只能臥床,但他仍然非常關心中醫的發展,而且堅持下床走到客廳與我們見面,我們先用針刺助其舒緩痛楚。面談時我們完全感受到其對中醫的熱愛,渴望國外患者不再被偽中醫誤導,因他看到在國外行醫的中醫從業員,大多已被西方哲學洗腦,有的只掌握了一點兒的中醫藥知識,實踐操作水平也不高,甚至不能叫中醫,這就自然影響了中醫的傳播速度和範圍。另外,多數民眾不了解中醫,甚至認為針灸就是中醫,把針灸和中醫畫等號,對中醫概念的理解很狹窄,存在巨大偏差,他強調不能助長此風氣。他還談到學中醫之外國人,一定要深入研究中文,不可只從翻譯本學習中醫。他初學時就是先由《辭海》入手,足足花了八個月去學習。談話期間,我們都認同應模仿近代武術家李小龍先生在向外國人傳授武術時,學生必須用中文背誦武術的招式,如:攤手、膀手、枕手等,中國香港電臺節目《功夫傳奇》內詠春拳師傅葉問(李小龍之師)之子葉正就談到這點,“若要學中國功夫,必須要懂中文”。順便一提,在整個面談過程中,滿晰博一半的時間是用英語,另一半時間則是流利的普通話。

滿晰博感慨地說,當今世界不論是科學家還是民眾都已漸漸明白西方醫學的缺陷,從而對中醫的需求大大增加,可惜中醫業者未能好好地抓住機遇,應對挑戰,卻在許多方面顯得不盡如人意。在西方國家,一些投機分子到中國接受短暫培訓(甚至是半個月的旅遊“培訓”),在缺乏中文知識的前提下,其實只是個中醫門外漢,回國後施行中醫治療,這肯定只會敗壞中醫名聲。更說道,讀中醫經典著作是必要的,而且不可只讀一遍,通過堅實的中國古文知識,在反複閱讀期間結合臨床,才有可能獲得更高水平的醫學領悟。而要成為名中醫,除博覽群書外,背誦經典亦是基本功,如岳美中、劉渡舟、任應秋、朱良春、鄧鐵濤、路誌正等名醫皆告訴後學,熟背才能得心應手,口到筆到,由此可知,中國古文知識更顯得重要。

滿晰博更對我國之中醫教育提出意見,在中醫大學的教學內容中,西醫占了很大比重。他對年輕的中醫醫生缺乏基礎理論知識,醫術平平感到不安,更擔心老一代中醫的消失將帶來不可彌補的損失。他非常提倡仲景之學,主張從業者用藥必須以《傷寒論》及《金匱要略》為基礎,用藥要精簡。另外,他對某些在國內的中醫專家的收入低及缺乏民眾尊重表示不平,同時認為中醫專業雜誌的總體狀況不佳,不但數量減少,而且質量下降,理論性不強,脫離臨床等諸多不足都使他感到擔憂。

滿晰博教授一生為在國外傳播及普及中醫而努力,其所做出的傑出貢獻,是受到世人尊敬的。英國中醫師學會(FTCMP)會長、著名中醫歷史學家馬伯英教授得悉後,寫下這挽聯:

摯愛中醫,曾著書立說日耳曼,堪稱圭臬;逝失精英,常高瞻遠矚中西界,宛在音容。

橫批:哲人其萎

我們相信,滿晰博的中醫之魂會一直在歐洲上空盤桓。他將註視著全世界中醫界如何扳正歷史車輪的方向,朝著康莊大道行進。

安息吧,滿晰博教授!

文:呂 澤康 中醫生 / 唐鴿 中醫師

本文曾刊登在《中國中醫藥報》

 
 
  • Chinese Acupuncture Baby 01
  • Chinese Acupuncture Baby 02
  • Chinese Acupuncture Baby 03
  • Chinese Acupuncture Baby 05
  • Fertility Acupuncture Baby London

Fertility acupuncture has changed the lives of many women who previously struggled to conceive. More Details ... View

 
  • Customer Service Award

Acupuncture provides a natural way for women to reduce pain and shorten labour time when giving birth. More Details ... View

 
  • tcm in the west
  • the key to baby making

Learn about how we can combine Western and Chinese medicine to prevent miscarriages. More Details ... View

 
  • our patients photo
  • patient x ray

Acupuncture can treat a wide range of conditions, both by itself or in conjunction with Western medicine. Take a look at the full range of conditions treated by acupuncture here. More Details ... View

 
 
 

悼念海外著名老…